神童背后:超常儿童是天生 还是培训出

 媒体资讯     |      2019-06-08

  &&神童背后:超常儿童是天生 还是培训出北京育才学校中科院一年级班的一次测评初试。CFP供图(资料图片)

  中国青年报报道: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陈先生带着自己未满6岁的儿子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桦树湾教育”,陈先生来这里的目的,一是为儿子寻找合适的幼小衔接培训机构,同时,这个机构以“超常儿童”培训著称,“我也想测测孩子是不是神童,要是能考上‘育才’(学校)、‘育民’(学校)就好了。”

  普通人虽然不能对“神童”进行科学的定义,但是,人们心目中还是有一个最朴素的认识:“非常聪明”、“有过人之处”、“人数极少”……

  曾经,神童离普通人的家庭很远。但是,这两年与神童有关的报道似乎越来越多了,前几天就有两个13岁考上大学的神童被媒体反复报道。而在现实生活中,神童似乎也不再“遥不可及”了。本月8日,本报记者在中国科学院心理所的院内看到几百名家长带着孩子在等待,“我们是来参加人大附中早培班的测试的。”一位来自海淀实验二小的五年级男生说。据说,这次来参加测试的孩子达到了4000人。

  在北京的家长圈中流传着一个“神童”培养的路线岁的孩子可以去考幸福时光陶然幼儿园,“幼升小”时可以考北京育民小学或育才学校,然后,小学四年级可以去考北京八中少年班和北京八中素质班,五年级时可以去考人大附中早培班,同时,还可以去考清华附中的“优才班”……

  不少机构都开设了与“超常”相关的培训班,仿佛培养个“神童”与上个奥数班、英语班没有太大区别。

  当曾经高不可攀的“神童”一下子“跌”进街头巷尾时,我们不禁要问有那么多神童吗?而面对高昂的培训费,我们不得不深入到孩子、家长、培训机构和专家中,了解“神童热”的产生还有哪些更深层次的原因。

  在北京,20年前,大概只有北京八中有专门针对超常儿童的实验班,10年前,北京有两所学校进行超常儿童实验。之后,北京的超常儿童实验班逐渐增多了,2005年育才学校有了超常儿童实验班,紧接着清华附中有了“优才班”,人大附中也有了“早培班”。

  除了这些得到公认和被教育主管部门批准的以外,这两年不少学校也悄悄有了“小五班”(小学五年级直接升中学的班级)。

  20世纪初,心理测验兴起以后,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提出了智商这一概念,人们开始以智商作为定义天才儿童的标准。后来,人们又对用智商来定义“天才”的观点提出异议。认为,定义天才儿童,不应忽视非智力因素。

  中科院心理所超常儿童研究中心主任施建农指出,遗传学、生物学等学科的研究表明,孩子从出生开始,天赋确实存在差异。我国大陆心理学家提出了“超常”或“超常儿童”的概念,认为这些孩子的非凡表现既有先天的因素,同时也与后天的教育及成长环境分不开。

  从中外心理学家对儿童智力普查的结果来看,智力超常儿童占同龄儿童的比例一般为1%至3%。

  以北京为例,2013年北京小学阶段入学人数出现“井喷”超过了17万,按照国际公认的比例,北京今年大概有有1700~5100名超常儿童进入小学阶段,也就是说至少16.5万的孩子应该都是普通人。

  没有任何研究表明,超常儿童在人群中所占比例发生了增多的趋势,但是,身在家长圈中敏感的父母们自身的感受却有着变化。这两年参加各种“神测”——超常儿童筛查测试的人数却在年年升高。

  这也许与“超常”是一个相对概念有关。施建农解释,我们通常会给出一个界定的分数,有了边界就会有人质疑,临近点上下的分数之间到底有多大差异?“99分与100分到底有多大差异?89分与90分之间有多大差异……”

  每个家长都期望自己的孩子是优秀的,大概正是这种“没差多少”的心态,成为了“神童”虚高现象的心理起源。

  “在带女儿考育民、育才这半年里,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每个孩子都是天才,作为家长如果忽视了这一点就是失职。”北京市朝阳区的全职妈妈柳女士说。

  说起女儿,柳女士总是充满骄傲。女儿从两岁起就表现出了与其他孩子的不同,她对毛绒玩具、芭比娃娃无所谓,却疯狂地喜欢听故事,尤其是历史故事。适合儿童阅读的那些简化了的历史故事根本不适合她的口味,她已经缠着妈妈讲完了《世界历史》、《上下五千年》。“我不上班,所以每天用最多的时间给她讲历史。我太累的时候,她就自己看,所以,也认识了不少字。但是,她嫌自己看得慢,所以,只要看见我一闲下来马上就要求我给她讲。”柳女士说。现在柳女士家里的电视频道总跟着历史题材的纪录片和电视剧走,那些被很多孩子追捧的动画片,在她家里根本没有市场。

  面对这样一个有些特别的孩子,柳女士在她的教育上颇费了一些功夫,不仅随着她的兴趣大量购买历史类书籍,同时,也试图寻找女儿在其他方面的天赋。当她发现并不怎么刻苦练琴的女儿,在音乐课上总是第一个听出和弦,让她学围棋,她很快就能下赢比她先学的哥哥、姐姐,柳女士给女儿报了中科院心理所的“创新学习班”,希望能获得更加专业的指导。

  自从给孩子报了这个班以后,柳女士经常遇到培训机构的人给她塞资料。“我一直觉得天才就是天才,怎么能培训出来呢?”

  眼看着女儿就要到了入学年龄,听朋友介绍北京有一些学校招收“神童”,柳女士决定试一试。

  刚有了这个念头,就赶上“育民”的考试。于是,柳女士带着女儿去“裸考”了。在等待的时候,柳女士才发现周围的不少家长早已熟识,原来他们都上过“超常儿童”的培训班。

  女儿从考场出来了,柳女士问她考得怎么样?女儿笑呵呵地回答,不难。但是,对具体考了什么内容似乎回答不出来。

  让柳女士震惊的是,与女儿同时出来的另外一个女孩,却从头到尾把考试中出现的每道题都画了出来。并且一边画一边说:“这样的题我见过”、“这样的题我们练过”……

  心理学硕士毕业的王女士有一个五年级的儿子,他们也参加了本月初在中科院心理所举办的“超常儿童”的测试,没有获得通过。“家长们都说了,现在孩子们都去参加培训了,去年有得B的就能进入下一轮,今年得B就不行了。”

  这位工作人员给前来咨询的家长顺手画出了这样一道题:一个大三角形用一个十字分成了4个小图形,然后在每个小图形里用1、2、3、4标上了序号,问孩子这幅图中一共出现了几个三角形。一般的孩子在看到这道题时,都觉得很简单,很快就会数出5个三角形。“但,其实,孩子都忽视了‘4’这个标号中也带有一个三角形。”这位工作人员说。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培训似乎真的很有帮助,至少这些孩子再见到上面的题目能思考得更为全面。

  不过施建农却说:“真正的‘超常’是无法通过培训获得的。”曾经有连名字都不会写的孩子,照样能通过测试筛选出来。

  记者咨询了“巨人”一位姓秦的老师,“加强课内学习的内容,同时做一些思维方面的训练,其实也就是简单的奥数题。另外英语、语文不需要培训,阅读广泛一些就可以了。”这位老师说,“说实话,早培班里面都是学奥数的牛孩,所以要早动手准备。”

  超常儿童的筛查测试完全是另一种测试,施建农介绍,对超常儿童进行筛查的测试是一个科学的过程。成绩不是随随便便经过培训就能提高的。“虽然说只要测试就一定存在误差,但是,这么多年我们可能会漏掉一些优秀的孩子,但是基本没有误测过。”

  曾经有不少家长向施建农咨询用不用培训,“我通常都会问他们这样的问题:培训班会给你什么承诺?”其实,基本培训机构给出的承诺是:过不了初试就退一半的钱。也就是说培训者连通过初试都无法保证。而且,按照超常儿童在人群中通常所占比例为1%~3%算,“假设我们‘超常’实验班的孩子都出自培训班,那么也会有至少97%的孩子注定是考不上的。”施建农说。

  8点左右,任美转被人搀扶着从车间出来时,“我实在认不出来,头发烧没了,脸全烧焦了,连内衣都烧得没剩下,就用袋子遮着”,当时,任美转对王国顺眨了下眼睛,王国顺凑上去看了好久,才认出妻子。

  弄清楚了这两个问题,这一章节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合格啦,然后加上注意一下其他的小点,这10%的分数,我相信大家都是可以拿到手的。加油吧,各位!

  当时在其他车间上工的工人邹会东说,爆炸后他们用板车运出了20多名受伤的工友。

  陆续有伤员从车间里出来,但没人敢进去。王国顺在门口等着,“没有警察,没有医生,看的人很多。所有人都傻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海市高端金融人才总量将达320000人左右。近日,由上海市金融工委、金融办发布的《上海金融领域“十三五”人才发展规划》(下称《规划》)提出了这一发展目标。《规划》提出,要实现金融人才结构更趋合理,列入中央和上海“千人计划”、“上海浦江人才计划”等计划的海外高层次金融人;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员比例达到70%,其中研究生学历的人员比例达到15%;持有国际通行的金融职业资格认证证书的人才数量达到1.5万人(其中CFP持证人更是屈指可数),占从业人员的比例达到5%左右。为实施上述目标,《规划》提出将建立引进海外金融人才长效机制、鼓励企业用好用活海外引进的金融人才、完善海外引进金融人才服务措施。

  “厂房全是火,浓烟往上冒。全乱套了,有人喊,有人哭,那声音沙哑的,好像哭都哭不出来,”8月2日下午4点时,王国顺回忆现场时目光呆滞。

  中国首都北京市为吸引和鼓励金融紧缺人才在北京发展的16项政策日前出台。其中,明确指出对于拥有AFP、CFP等持证资格的,在个人所得税方面给予优惠待遇并对于来京工作的可办理调京手续并办理本市户口,其子女可在京参加高考,录取时与北京市户籍考生享受同等待遇等方面给予照顾和便利等。(文章来源—京华时报)

  陕西人王国顺赶到中荣公司是7点55分,他的妻子任美转事发时也在抛光二车间的二楼上工。

  爆炸冲击波把事发车间的框架式架构的墙给冲倒了,其一层南墙和东墙倒塌,二层东墙倒塌。车间所有玻璃碎裂,部分墙体只剩下钢筋结构。连隔壁工厂的玻璃也都被震碎。爆炸中心50米左右的地面都是碎玻璃。

  厂区里散落着烧焦的衣服和鞋子,满地都能看到散落的玻璃碎片。爆炸车间的顶部被炸出了一个大窟窿,外墙也变成了黑色,很多机器设备被震出散落在车间四周。

  刘付文的44名工友当场死亡,躯体被烤焦。事后调查,他们致死的原因多为窒息,粉尘燃烧后剧烈消耗了空气中的氧气,并产生浓烟,他们没有机会逃出那个车间。

  爆炸的威力堪称恐怖。目击者称,爆炸产生了十来米高的烟柱,事发现场火光冲天,很多逃出来的工人衣服被烧得干干净净,头发都烧没了,烧伤的皮肤裸露着。有的伤者浑身还糊着金属粉尘。

  刘付文本能地去拉窗户。他们身旁的窗户外有一个遮雨用的水泥台,连他在内七八个工友瞬间蹿到了台子上。这时刘付文才觉察到自己的手臂和屁股上的衣服正在燃烧,“那会儿没感觉到疼。”

  那货币的时间价值产生于什么呢?首先我们从定义上就可以看出,货币的时间价值不产生于社会生产和制造领域,它的产生是来源于社会资金的流通领域。

  他蒙了,眼光从抛光台抬起,看见一团急遽扩散的火舌,然后是一片黑暗,断电了。

  那一声是“轰”,还是“嘭”,刘付文说不清,他唯一记得,原本车间里嗡嗡的机器声,骤然被他脑子里的嗡嗡声代替。

  那么介绍了这么多,如果想进银行或者已经在银行想升职加薪者,不妨考个FRM证书吧,毕竟这种金融高端人才国家都是送钱送户口的!给自己定个学习计划,2020年拿下FRM!

  7点37分时,灾难降临,一声巨响后,刘付文抬头看见一团火,火光后是一片黑暗。秒速时时彩平台